首页 >>

孩子生病时,家长该如何做选择

朋友晓旭一般对身边发生的事都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对医生。

一次,她3岁女儿发烧了,到了医院后,医生让住院打吊瓶,她同意住院,却死活不同意打吊瓶,说吊瓶副作用太大,里面含有抗生素、激素,对医生开的药也是查来查去,说这个不能用那个也不能用。医生是最怕她这类病人和病人家属了,自己特别有想法。

晓旭的女儿当晚是退烧了,但是回家后却发生了可怕的高热惊厥,吓得全家赶紧带孩子就诊,幸亏没事。但是从那以后,这孩子每次发烧都会昏厥过去。

我们现在在就医的过程中,患者其实拥有着很大的决定权,我们可以不听医生的建议,自己做决定,这也意味着我们将自己承担做决定以后的后果。

那么医生和患者,究竟应该由谁来主导医疗中的关键决定会更有利于患者康复呢?

美国杜克大学讲席彼得·于贝尔,在《生命的关键决定》一书中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进行了历史性的梳理,阐述了在医学发展的不同阶段医疗决策权的归属情况,并对未来理想的医患关系做出了展望。

彼得同时还是美国著名的职业医生、行为科学家、医学伦理学家。他格外关注人性中复杂的多面性,乐于探讨各种困难的医学伦理问题。第一阶段:患者没有做决定的权利,也就是说患者无权

美国首位分离出结核杆菌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现在也是医学界的名言,大多的医生都秉承着安慰的原则去帮助病人战胜病魔。

也正是在这种"安慰的"、"为你好"的氛围里,没有很严峻的医患关系。正如希波克拉底在誓言中勉励医生,"我愿意竭尽一己之力和判断去治疗患者。"这便是《希波克拉底誓言》,是"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向医学界发出的道德倡仪书。

所以我们看,在那个时代,医生相信他们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告知患者病情细节,更不是让患者参与医疗决定,而是关心他们的心理和生理需求。第二个阶段:患者赋权的兴起

1975年,昆兰夫妇的女儿卡伦在饮酒和服用安眠药后陷入了昏迷,送到医院后脑部已经因为长时间缺氧受到了无法弥补的损害。也就是说,她不可能醒过来了。昆兰夫妇经过艰难的思考决定移除女儿的呼吸机,让她有尊严地离去,但他们的要求遭到了主治医生莫尔斯的反对,他坚持拒绝撤除卡伦的呼吸机。于是,昆兰夫妇将莫尔斯医生告上了法庭,并最终获得了法院的支持。

这是第一次有患者家属因为和医生意见不同,公开为争取决定权进行抗争。昆兰夫妇的反抗让人们开始觉醒,大家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才应该是医院里最终拍板的那个人。

正因为如此,伴随赋权运动出现的新的医患模式,也开始强调冷冰冰的逻辑,而不再是情感上的安慰和温情。一次次的医患纠纷也让患者和医生并肩作战的距离越来越远,为了免除责任,医生几乎所有的行为都需要被患者同意并签字。

而面对患者犹豫迷茫:"我该怎么办"的时候,医生的标准答案是"我没法替你做决定"。

患者似乎在和医生的角逐中取得了绝对的胜利,但事实真的如此吗?第三阶段:孤独的患者

2017年8月30日下午15:34分许,陕西榆林产妇马某因怀孕41+1周入院待产,随后签署了包括《授权委托书》在内的系列法律文件,明确委托其丈夫延某"选择和决定签署有关医疗活动的同意书"。

8月31日傍晚,产妇马某已经苦苦等待超过24小时,阵痛不断加剧却始终未能临盆。此时的产妇意愿剖腹生产,但是由于签字的权利在家属手中,两次商讨未妥选择跳楼自杀,一尸两命。

当医生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患者或者家属,在这种需要紧急抉择的时刻,却因为权利的分散导致结果的不确定性导致的悲剧。

可能包括跳楼产妇家属在内千千万万的人都认为生孩子忍受疼痛是正常的事,他们拒绝下跪的产妇认为她是无理取闹,而医生在等待家属最后的签字。而我们大众关注的是为什么产妇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患者该有的权利却并没有!

因为所谓的权利首先是知情权,患者在不懂的情况下如何选择?换句话说,患者只是徒有其表地拥有了做决定的权利,却没能做出比之前更好的决定。

医生和患者的权利相争到最后都沦为一场签字,而能影响最后签字的可能是拗口的医学术语、对医生的误解和患者情绪不稳定无法自行决定和思考,这些都会间接导致患者该有的权利其实就是没有权利,反而是医生责任的推脱。

医生不该只把各种信息提供给患者,就让他们独自踏上和病魔抗争的道路,医生和患者本来就该是并肩作战的合作关系,只有合作才能帮助患者作出相对更加正确的选择。第四个阶段:从赋权者和被赋权者变成合作伙伴

在20世纪60年代,杰克·温伯格和同事展开了一项调查,目的是调查不同医院采用的治疗方式是否有差异。他们发现,一个地区只有7%的儿童做了扁桃体切除术,而另一个地区做过扁桃体切除术的儿童竟然有70%,而且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温伯格由此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不同医生对医疗处理有不同的标准,医生的决策存在巨大的差异。

为了解决医生决策差异的问题,温伯格想出了决策辅助工具的点子,就是用一系列的病例宣传工具帮助患者了解各种治疗方式的优缺点,进而让患者真正按照自身的意愿参与到医疗决策中去。

当患者真正了解了自己的病情,再结合医生的建议,通常都能做出更好的选择,这也是现在我们医疗体系的普遍追求的结果。

在梅尔迪丝关于医患的小说《我就要赖上他》结尾中,男主获奖后代表所有医生发言,令人感动不已。

"我和我的妻子从没有后悔过成为一名医生,哪怕我们舍弃了家庭,舍弃了多少次纪念日约会的时间,但是我们愿意献身医学,并为之,奋斗终生。

在任何时期,医生这种救死扶伤的精神都是我们对生命做出关键决定的基础。

文章来源:北京物美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标签:用王一博立牌招新,国庆阅兵十个秘密,四川文化亮相维也纳,山东现玩命式婚闹,李心草溺亡通报